您的位置: 七台河资讯网 > 体育

解天秘江山文学网

发布时间:2019-07-13 17:34:48

京城郊外,候雨山庄的望风楼上,此刻静静地坐着几个人。为首的两把黑漆嵌螺钿圈椅上坐着两个人,一个文质彬彬,嘴角带笑,一个龙精虎猛,不怒自威。下首的一张墨杉树接桌旁,围着三把湘妃竹黑漆描金的靠背椅,椅上端坐着三个人,一个和尚,一个道士,一个尼姑。而在小轩窗的旁边则站着一个妙龄少女,明眸皓齿,衣袖辉煌。正中的梨木条案上燃着暹罗进贡的龙涎香,静静地飘袅在室内。   他们之中,文质彬彬的自然礼貌多些,不怒自威的自然地位居高,而下首坐着的三个人,和尚太老了,道士太瘦了,尼姑太守规矩了,所以最先说话的自然是那位妙龄少女了。   妙龄少女方才在看着窗外楼下的花圃,时至三月,海棠尽开,她闭着眼,不知是在思索事情?还是在暗嗅花香。过了一会才慢慢回过头来,看了看坐着的五个人,轻轻笑了笑,道:“今日将三位掌门请来,乃是为了十年的一桩旧事,而十年前的那件事凑巧文丞相和武将军也都在场,故此便一并请了来,也好做个见证。”   三位掌门?自然便是和尚、道士、尼姑了。和尚自然是少林寺首座无止大师,道士自然是武当掌教如松真人,而尼姑毋庸置疑便是峨眉掌门晓尘师太了。上首坐着的自然便是当朝丞相文如晦,护国将军武士坤。   少女说完,眼光在几人身上缓缓扫过。三位掌门微微点头,算是回敬之意。武将军依旧冷颜不改,文如晦轻轻笑了笑,道“既然皇上让姑娘来彻查,想来姑娘也并非凡俗之人,怎么老夫竟然眼拙至此,认不得姑娘。”   少女道:“文丞相太过自谦了,江湖上谁人不知丞相博闻强记,智敏过人,世上奇人奇物丞相更是如数家珍,无一不晓。”   文丞相呵呵笑了笑。少女接着道:“我也是数日前才接到皇上传书,之前本就不在江湖上走动,丞相不认得我,也是情理之中,我姓素,姓名嘛,不值一提。”   文丞相诧异一声,道:“可是天山素家的人?”   少女点了点头,道:“正是。”   文丞相站了起来,道:“原来姑娘是天机子的门下。”三位掌门也是惊奇不已,原来这天机子俗名叫素千心,人如其名,其聪敏过人如同长了一千颗心一般,且武林之事无所不知无所不晓,乃是武林中的一代名宿。   素姑娘轻轻笑了笑,道:“家父业已闭关,不理江湖世事,所以才遣了小女子前来,希望能破解十年前的旧事。”   一提此事,几人顿时安静下来,不再说话。   素姑娘思索了一下,道:“来此地之前,皇上已将十年前的事尽数告知,为防遗漏,我免不得要询问三位了,小女子不懂武功,更非江湖中人,只不过跟着家父念过几年书,所以江湖礼节不甚精通,若有得罪,望请海涵。”说着,已走到三位掌门面前。   在座几人一怔,似是没有想到皇上竟然让一个不懂武功的人来调查,显然有些意外,文丞相看着三位掌门的疑惑之色,呵呵笑道:“不懂武功有不懂武功的好处,像老夫一样,虽然不会武功,不能飞檐走壁,舞刀弄枪,可赏景品茶却更能体会人生乐趣,我也自得一番清闲悠然。”   素姑娘道:“文丞相品味非凡,怎是小女子所能比的。”   武将军似乎是不想谈论这个话题,突然道:“皇上都让你调查些什么?”   素姑娘想也不想,便道:“十年前,皇上约了三位掌门同赴万岁山凌烟阁,共谈国事武林。那凌烟阁本是朝廷重地,存放着皇家的数以万计的珍宝,和重中之重的先朝奏折。几位在凌烟阁的枕月殿与皇上对酌饮酒,可对?”   如松真人猛然道:“不对,贫道三人皆为方外之人,怎敢饮酒,当日我们是以茶代酒。”   文丞相点头道:“不错,当日皇上饮的是泉州清酒,而三位掌门则品的是峨眉金菊。”   晓尘师太侧目看了看文丞相,似是由衷地敬佩他的记忆力。   素姑娘恍然道:“那是我错了,当时文丞相和武将军也在,只不过却没有作陪,而是在殿外候着,对吗?”   武将军声如惊雷:“不错,当日皇上特命我两人在殿外候着,不准外人打扰。”   素姑娘点了点头,道:“而后皇上酒醉,被王公公送入寝宫后,就只剩下三位了,对吗?”   无止大师道:“不错,原本老衲三人也是要离去了,怎奈皇上让我们静候金菊的第三泡,不可煞了好茶的风景,故此我们便多呆了一盏茶的功夫。”   素姑娘又是点了点头,道:“不错,皇上也曾记得有过这样的交代,那峨眉金菊乃是不二的好茶,自然不可浪费,更何况品茶也只有第三泡才能见风流滋味。”   文丞相点了点头,赞道:“原来姑娘深谙茶道,倒是不容小觑呀。”   素姑娘笑了笑,道:“丞相和将军便在皇上酒醉离开后,也跟着离开了凌烟阁,对吗?”   武将军道:“不错,我离开宫门时,已听到值日官报晓了,刚好是未时。”   文丞相紧跟着道:“不错,我离开宫门时也是未时左右了。”   武将军看了一眼文丞相,没有说话,素姑娘看了一眼两人,道:“你们离开时,是否殿内只剩下了三位掌门?”   文丞相想也不想,便道:“不错,因当日皇上特下令撤去了防护守卫,故此,我们离去时,整个凌烟阁中就只剩下了三位掌门。”说着,伸手示意了一下三位掌门。   素姑娘轻轻一笑,转头看着三位掌门,悠悠道:“如此便清楚了,不知道三位在皇上离开后,可曾出了枕月殿?在凌烟阁内走动?”   晓尘师太依旧双目安静,根本没有作答的动作,无止大师看了看如松真人,如松真人也正在看着他,无止大师缓缓道:“皇上走了之后,因离第三泡还有一刻钟,我们也早闻万岁山后的红湖紫烟是当世奇景,便各自走到殿外的长廊上,欣赏后山的景色。”   素姑娘双目一亮,紧跟着问道:“不知三位具体在哪里驻足观赏的?可是一直在一起吗?”   如松真人此时说话了:“贫道比较喜欢静景,所以便走至背风的南边去了,想来无止大师是去北边了吧?”   无止大师道:“不错,自北边俯瞰而下,更能看到全景。”   素姑娘轻轻“哦”了一声,看着晓尘师太,问道:“那师太是在哪里观赏的?”   无止大师和如松真人都看着晓尘师太,文丞相和武将军也侧目看着她。   晓尘师太脸色未动,轻轻启口道:“贫尼向来不喜走动,更对奇景佳境未有涉猎,故此,”顿了一声,道,“两位师兄出去时,我仍旧在坐等金菊。”   素姑娘点了点头,道:“江湖传闻晓尘师太好静恶动,生平所下峨眉金顶的次数也是屈指可数,更何况峨眉金顶的景色本就世间少有,自然不会再对其它景色心动。”   晓尘师太微微抬起头,看了看素姑娘,又恢复了眼观鼻,鼻观心的状态。   素姑娘轻轻地在室内走了一圈,低头沉思良久,才道:“不知道三位听说了没有,自从皇上在凌烟阁宴请三位之后,凌烟阁便丢了一箱暹罗国进贡的珠宝。”   晓尘师太轻轻惊了一声,无止大师和如松真人也是惊奇不已,虽然在素姑娘未来之前,便听文丞相提到了此事,可如今再一听起,仍是惊奇万分,“什么?丢了一箱珠宝?”   素姑娘继续道:“不错,整整一大箱暹罗国进贡来的奇珍异宝。”   无止大师惊叹不已,如松真人也是连连称怪,晓尘师太缓缓道:“既然是十年前我们去了之后所丢,为什么到今日才想起追查?”   素姑娘还没有答话,文丞相便道:“只因近日皇上为太后修缮佛堂,独独缺少一尊紫金菩萨,便想起多年前暹罗曾经进贡过一尊紫金菩萨,便命总管去取,谁知一箱珠宝静不翼而飞。若在平时,诸多邦国进贡朝献的珍宝都是放在凌烟阁中,不到用时,绝不会有人去过问,更不会有人去动。”   晓尘师太轻轻应了一声,明白过来。   文丞相双目如鹰隼,不停地扫视三人,武将军也是利目如箭,看着三人,素姑娘此时也是静静地看着三位掌门,只不过偶尔也侧目看一眼文丞相和武将军,似是在想些什么。   室内很安静,似乎一潭静水,静如镜,而在静水之中却隐隐埋藏着什么,虽看不清楚,却也即将显露出来。   既然凌烟阁内只剩下三人,而又丢失了珠宝,毋庸置疑的一件事就是,三人之中定有人盗走了珠宝。   素姑娘缓缓在室内走了一圈,道:“不知道三位可愿意显露一下自己本派的绝技?也好让小女子一饱眼福。”   文丞相面上轻轻笑了笑,这小姑娘明明想看一下三位掌门的实力,看谁有能力背着一箱珠宝从容而去,偏偏还说的那般好听。只因凌烟阁地处万岁山,山高百丈,阁顶入云,若没有绝世的轻功和内功,又怎么能带走珠宝。   三人似是诧异一下,随即便明白过来,晓尘师太缓缓站起来,道:“贫尼等人本是方外之人,红尘财宝于我们来说与泥土无异,只是如今一切迹象表明我等三人具有嫌疑,自然遵从姑娘的意思。”说罢,一掌打出,罡风四起,轩窗嗡嗡作响,窗外的海棠高枝上花瓣瞬间颓败,簌簌落了下去。   文丞相叹了一声,赞道:“师太的峨眉九阳功果已是登峰造极,隔窗击花,窗纸文丝未动,花瓣却受此重创,此等绵柔内力盖世无双,本官今日算是开了眼界了。”   如松真人也缓缓站起,对着龙涎香的袅袅烟气,凌空一指,缥缈的青烟匹练般矫健,咄地一声击上了房梁。   文丞相不禁变色,道:“怪不得江湖传言,天下剑法唯有武当,这剑气之说历来皆是神话般出现,想不到竟然真的存在。”就连武将军也不禁微微变色,似乎也是没有想到如松真人竟然绝顶至此。   素姑娘眼中露出一丝笑意,转头看着无止大师。   无止大师自然明白她的意思,两人都显露了自家功夫,如今也只剩下自己了,自然不能退却。无止大师没有站起来,只是轻轻拍了一掌桌子,桌上杯中的茶水登时荡起一滴,水珠刚飘起便被无止大师迅速接在手中,水珠在掌心化为一股轻烟飘散开来。   文丞相惊叹不已,咂舌道:“大师好精绝的般若掌,此等炉火纯青的境界,怕是少林寺历来也没有人能够达到的。”武将军也看得呆了。   素姑娘思索了一会,缓缓道:“三位的武功果然是无人匹敌,也果不愧是武林正道之首,只是三位却想错了。我让三位显露武功,并不是想看谁有能力背着一箱珠宝从容离去,而是想知道各位是不是真的各位。”   三个人惊奇地看着她,显然不明白她的话。   素姑娘继续道:“三位可知道王公公去取紫金菩萨时,看到了什么?”说着停了一下,没有等他们答话,便又道,“王公公打开宝箱,珠宝早已不见了,可这不是最奇怪的,最奇怪的是里面竟然有一具尸骨。”   “什么?”三个人惊然道。就连文丞相和武将军也是失声叫出,显然也并不知道此事。   素姑娘看了几个人的表现,接着道:“本来宝箱内发现一具尸骨,珠宝不见了,只要追回珠宝便可,可是王公公却提醒了皇上一件事,就在宴请三位的前几天,城外发生了一件盗窃案,城外兴龙庄的龙庄主被偷了,这龙庄主想必各位都知晓吧?”   无止大师三人显然知道,俱都点了点头,文丞相却道:“兴龙庄是京城第一大山庄,庄主龙兴云更是内外功兼修,算得上是一把好手。”   素姑娘点了点头,道:“可是想不到他竟然被偷了,而且丢失的还是他脖子上戴的兴云布雨印。这兴云布雨印本是兴龙庄的大印,持此便可号令天下四大钱庄,亿万金银随即可领,而四大钱庄也向来是认印不认人。这兴云布雨印一丢,龙庄主可想而知有多惊惧,可这印也丢得太奇怪了,若是将他擒住或是杀了,偷走此印倒也不足为奇,可怪的是他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丢的,事后他发觉丢了的时候,才想起来只有他的夫人替他更衣时碰到了,可当他想到去找夫人对质时,才知道他的夫人赴远亲根本没有回来。到了那时,龙兴云才知道是有人易容成他夫人的模样,偷走了兴云布雨印。”   几人都是听得很惊奇,显然想不到竟有此等变化。   素姑娘道:“当今之世擅长易容术的除了已谢世的万妙真君外,还有谁有此等奇术?还有谁能有此等武功,偷走龙兴云的东西?”   文丞相没有说话,三位掌门也没有说话,就连武将军也安静了下来,显然是不知道她说的是谁。   素姑娘悠悠道:“各位难道忘了苏三绝吗?”   “他?”如松真人失声道。   文丞相也惊了一声:“可是那轻功,暗器,易容,俱都天下无双的苏小三?”   素姑娘道:“不错,正是他,江湖盛传他轻功盖世无双,暗器也堪比百臂神君,易容术更是功参造化,比万妙神君有过之而无不及。诸位没有想到他是否是因为他是男的?要化装成女人就必须是女的?要知道易容术里变换性别的易容并非难事。”   晓尘师太突然道:“难道王公公怀疑是他偷了凌烟阁的珠宝?”   “正是!”素姑娘道。 共 10282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

男人遗精有那些临床症状?
昆明哪家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好
昆明哪个专科医院治癫痫病好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