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七台河资讯网 > 体育

移动藏经阁 第一千五百零九章 厚德载物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3:58:33

移动藏经阁 第一千五百零九章 厚德载物

在这份报告上显示,车上有大量的枪支。△¢小,..

唐晨连忙将报告送到章沐白的手上,章沐白只是略微过目了一眼。

“调取各个路段的监控,还有调查每个死者的身份。”

过了几分钟,唐晨又回到章沐白的身边:“队长,张伟庭刚才好像一直跟着这辆车。”

唐晨指向白墨的车子,脸上露出古怪的表情。

“那他到底是撞到什么东西的?”

“这个……唯独这个路段的监控器坏了。”

白墨和白芯雅以及周亦如的脸上露出古怪之色,章沐白沉吟了半饷:“让法医过来验尸吧,就当一起交通事故处理,让交通科的兄弟过来吧。”

“白先生,看来你们以后出行还是小心一iǎn,毕竟这三更半夜的,实在是不适合出行。”章沐白告诫的说道。

在送走白墨等人后,章沐白一个人掀开已经完全变形的车盖子。

在发动机上,清晰的印着一个掌印。

要知道一辆车子,其金属材料最坚硬的地方就是发动机,可以承受高温、高压,同时也拥有高强度、高硬度,发动机不合格的车子,根本就出不了厂家。

章沐白知道这个掌印来自何人,不过他没有声张。

不过,章沐白有一iǎn不明白,为什么白晨会暗中保护白墨。

虽说他们之间有些交集,不过他们的关系绝对不算友好。

以章沐白对白晨的了解,如果他不喜欢的人。他就算不会出手对方。也不会去管对方死活。

有这个疑问的不只是章沐白一个人。白墨的心中同样有如此的疑问。

白墨记得当时从警方得到的口供,千年被当作嫌犯的时候,千年其实是去找张伟庭麻烦的

,而不是去对付苟如。

可是他们与张伟庭能有什么恩怨?

这次也是如此,白墨相信那个监视自己女儿的人,或许就是千年,而杀了张伟庭的,也是千年。

而这一系列举动。看似是在针对张伟庭,可是感觉着更像是在保护自己女儿。

“芯雅、亦如,你们对那个石头有多少了解?”

“多少了解?好像没什么了解。”白芯雅疑惑的摇了摇头。

“他好像是个孤儿,对了,他是从s仁爱孤儿院出来的,不过养父母都是有钱人。”

“孤儿吗?”白墨眉头紧锁,难怪上次在仁爱孤儿院举行慈善晚会的时候,他也出现在那里了。

“不过如意应该对石头更了解,特别白天的时候,我和她说石头来这里玩了。她就显得神经兮兮的,还说一大堆莫名其妙的话。问我们相不相信这世界有神灵。”

周亦如和白芯雅的回答,让白墨的脑子更加糊涂,有些问题就连周亦如和白芯雅都没弄明白,怎么说的清楚。

此刻,在酒店之中,白晨躺在沙发上玩着,千年则是擦拭着天晶长枪。

“千年,你是不是想要这把枪?”

“我想要你就给我么?”

“这把枪如果威能发挥极致,是非常可怕的,我不确定你是否把持的住这把枪。”

“不试试怎么知道,嘿嘿……”千年一听白晨的话,就知道有戏。

“那就试试吧,如果将来你觉得掌控不住,那就还给我。”白晨倒也不吊千年胃口,直截了当的说道。

“这把枪和那把古剑比如何?”

“不同类,不能比,那把古剑是承载千年宏愿,身兼圣意载道,使用者苛刻,若是有一个贤德之人,又具备帝王之相,便能发挥无穷大的威能,可是若是有帝王之相而无载德之心,那便如那个刀疤脸一样,一击之后便再无力施展,有德行而无帝王之相则是能驱使却不能施威。”

“那如果是一个德才兼备,又有帝王之相的人使剑呢?”

“如果当时换做是这种人与你对决,你早就连渣都不剩了。”

“我手上也有这把天晶,难道还抗衡不了?”

“天晶是持剑人实力越强,威力越强,那把古剑是吃贱人的持剑人的德道越强威力越强。”

“那,如果是你呢?”千年非常好奇,如果是白晨持剑的话,又能发挥多少威力。

白晨笑着摇了摇头:“我没有帝王之相,那把古剑上有古之圣贤的圣魂,我走的不是帝王之道,是不可能得到古之圣贤的认可的,哪怕我的实力再强,也只是一把普通的剑。”

“难怪你那么轻易的让出去。”

“我让出去不是因为我用不了,是因为这把剑应该寻一个有资格持剑的人,这样才能不辱没圣道之剑的名头。”

“我让你以天晶与它对决,更主要的目的是为了驱除剑身上的魔气,它就应该是圣剑,而不是魔剑,任何的改变,对它来说,都是一种折辱,若是它成了魔剑,那我会毫不犹豫的将它折断。”

“可是你说过,这世上没有正与邪的力量,只有正与邪的人心。”

“它有剑心,有剑意,它的存在不是为了去改变谁,而是为了守护,这种刚正不阿的浩然之气,不应该受到玷污。”

白晨严肃的说道:“那把剑直到它落入正确的人手里之前,我都会看着它,谁敢起贪念染指,我就让它染上那个人的血。”

不过白晨也非全然没有收获,白晨正在研究这枚不死印。

“你知道这枚印的来历么?”

“相传,十大神器中的崆峒印有起死回生之功效,印为四方,又分五方大帝之位,分别为中央轩辕黄帝,东方天帝太昊伏羲,南方天帝炎帝神农氏。北方天帝颛顼高阳。西方天帝少昊玄嚣。”千年接过不死印参研了几眼:“此印却透着一股邪气。不应该是崆峒印,而且印身与传说中的崆峒印不符,这些是什么字?看着不似篆体字。”

“这是摩诃文,一种非常神奇的文字,千变万化又具术法之功效,而这几个摩诃文字,也的确为东南西北中的字义,不过这几个字被邪气浸染。已经改变了字义。”

白晨又揣摩了一阵:“此印有裂痕缺失,不过被术法弥合上去,常人看不出端疑。”

“此印看着不像是好东西,还是毁掉的好。”

白晨想了想,的确是这个道理,很多灾祸都是好奇心引起的,此印的确有不详之气,还是毁掉的好。

想到这,白晨双掌突然合实,将不死印放压在掌心中。

突然之间。不死印似乎感受到白晨的心意,开始散发出一股巨大的威压。想要迫使白晨放手。

可是白晨对这股威压根本就不予理会,手中力量更甚。

不死印就像是具有心智一般,知道无法反抗,便开始挣扎起来,试图从白晨手中逃走。

白晨哪容不死印逃逸,手中力量又加大几分。

不死印印身上开始显露出裂纹,一块块碎玉从印身上崩裂下来。

就在此时,一道金光从不死印的裂痕之中破出,白晨一把抓住那金光,却见是一枚金卵。

“这是什么?”

“这是神鸟毕方之卵。”千年惊呼起来。

与损毁的不死印不同,这枚毕方之卵金光闪烁,玄天正气秉持卵身,上有奇异纹路加持,看起来虽然只有指头大小,却感觉手中握着一块金铁一般沉重。

“我知道了,是有人想以人的污血来玷污神性,所以做了个外壳印身,施加了邪术,凡人持印虽然能够长生永恒,可是却会逐渐被邪印扰乱心智,邪印再嗜其煞气,供养其中的神鸟卵,炼化为魔鸟。”千年毕竟是千年妖修,学识非常渊博。

以前隋山唐庄是个道观,也有些年头了,千年以妖身受道观的道士供养,偶尔也受一些香火,得一些道缘。

而他的大部分知识也都是从一些修道的道士口中得到的,后来道观没了香火,道观也就散了,千年就占山为王,隋山唐庄也就成了他的地头。

前前后后也赶走不少人,就连开发商也被他吓走不少,直到白晨的到来。

白晨张开手掌,放开对金卵的束缚:“神鸟毕竟是有仙缘,我亦不为难你,你若去便自己去,你若留便予我为奴。”

金卵微微颤抖着,悬在白晨手心上,亦不再挣扎离去。

“你既已选择留我身边,时日到时,我便助你脱去卵壳,凝结真身。”

在听到白晨的话后,金卵光芒一敛,落回白晨手心之中,看着就像是一个小小的金蛋,也没什么出奇之处。

白晨收起毕方卵,看了眼地上的碎玉,虽说不死印已碎,可是这些碎玉依然沾染邪气,若是流落出去,必定会带来一些不好的事情。

白晨索性抓起碎玉,用力一捏,又看了眼千年:“你看我那些弟子朋友之中,哪个需要一些弥补?”

“弗莱克吧,他年纪尚浅,心智还有所欠缺,将来你若是不在他身边,又有心术不正之人诱导,很容易误入歧途。”千年看人还是很准的:“其他几个都心智都已经成熟,虽然其中也有如罗茜那样性格跳脱的,不过心性都不坏,不需要再有什么引导。”

“你说的对。”白晨iǎniǎn头,手中开始炼化碎玉,不过白晨不打算强行扭曲弗莱克的心智,只是将一丝浩然之气注入玉中,如果弗莱克受到心术不正的人蛊惑的时候,也能够铭心守。

其实如今这世上,也没几个会专门去蛊惑小孩子做坏事的,并且白晨相信怀特夫妇。

他们都是老老实实的普通人,他们的思想观念也很端正,有他们在弗莱克身边,弗莱克的三观也不会有什么偏离。(未完待续。。)

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宋立
郑州西京白癜风医院收费怎么样
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张兰
郑州西京白癜风医院在国内怎么样
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华文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