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七台河资讯网 > 健康

诸天我为王 正文 正文_第一百一十六章 尝试

发布时间:2019-09-13 20:26:27

诸天我为王 正文 正文_第一百一十六章 尝试

徐敬儒摇头苦笑道:“说出来不怕几位笑话,在没有探明圣泉的情况之前,老夫还真的不太敢轻易尝试。”

徐敬儒说完,笑呵呵的看向江河,目光恳切道:“江少侠,不如你先试试?”

“恩公,不要!”

阿秀担心江河的安危,连忙拉住他的胳膊,不愿他冒险。

谢红提黛眉微蹙,疑惑的看着徐敬儒,总感觉眼前这人,透着一股子诡异。

“老大,没搞清楚前,我们也不要尝试的好,万一着了道,那就不好了。”高城见江河有意行动,连忙上前劝阻,小声的道。

“放心吧,不会有事的。”

江河笑了笑,摆摆手,拒绝了高城的提议,踏步进入其中一汪池水之中。

只见他缓缓盘膝坐下,双眸闭合,气劲游走,默默运转起九龙霸天诀。

顿时,江河感受到泉水中有一股庞大的能量钻入体内,速度比寻常修至少快了十几倍,甚至几十倍。

那如同汪洋大海一般的纯净元气,横冲直撞的向丹田流转而去,冲刷周身百脉。

一眼望去,在池水中盘坐的江河,似有如龙气劲,缠绕周身。

波光一映,宛若上古神灵,熠熠生辉。

然而,就在这时,正在打坐的江河,突然睁开眼睛。

一抹刺眼的金光,于眼眸中一闪而逝。

“老大,怎么了?”

看到江河异状,高城连忙问道。

“没事。”

江河摇摇头,淡淡的道:“池子里的便是造化圣水,你们也赶快下来洗练一番,对日后的修行大有益处。”

“哈哈,我等的就是老大的这句话!”

高城咧开大嘴,满面笑容。

话没说完,索性直接窜到了一个水池中,学着先前江河的样子,盘腿入定。

江河望向站在一旁的谢红提和阿秀,目光平静:“红提,阿秀,你们两个也选一下。”

“嗯。”二人异口同声的点头。

随后,两女各自挑选了一个,走入进去,盘腿闭眼,开始打坐。

不一会儿,三人如老僧入定般,坐在池水中,一动不动。

吐纳之间,暗合天地法则,波光环绕,皆是已进入修炼状态。

整个山洞的天地元气,开始不规则波动开来。

一旁站着的徐敬儒,看了三人一眼,自顾自的走到仅剩下的水池中,准备踏入去中。

这个时候,一道滚雷一般的声音传出。

闻言,徐敬儒的脚步,猛然一顿。

“徐老,事到如今,不用伪装了吧?”

徐敬儒怔了下,随后转过身,脸上堆起笑容。

他不解的看向江河,嗓音低沉道:“江少侠这是何意,老夫不明白。”

“他们三位已经入定,你我都是明白人,没必要再虚与委蛇。”

说完,江河笑吟吟的看着他,继续朗声开口,“不对,我要收回刚才的话,差点忘了,你,不是人。”

音落,徐敬儒瞳孔猛地一缩,精光爆闪。

“江河,老夫本想让你舒舒服服的死去,你却不知好歹,那就怪不得我了!”

伴随一声低吼,徐敬儒的气度,陡然扭转。

一团近乎实质的冲天煞气,如波涛大海般,澎湃浩瀚,横断长空,向江河袭来来。

徐敬儒死死的盯着江河,毒蛇一样,似乎生怕他耍什么花招。

就在他的注视下,江河从池水中站起来,慵懒的站在原地,连带着还打了个哈欠。

“这小子在搞什么鬼,不好……”

徐敬儒心里犯嘀咕,就那股煞气撞到江河身上时,神色猛地一变。

他那无往不利,从未试过手的凶煞之气,面对江河,似乎遭到了前所未有的障碍,丝毫不能前进。

突然,那股煞气不知怎的,转掉过来,以电光火石的速度,狠狠拍击到徐敬儒身上。

瞬时间,势不可挡的煞气,宛若被引爆了的重磅炸弹,猛地炸开,恐怖的余波延伸开来。

四周的场景,发生诡异的扭曲。

下一刻,山洞和水池消失不见。

景象变化后,江河等人再次回到了没有进入山洞的地方。

地面上,上百具的尸体铺陈,断肢遍地,鲜血染红地面。

而原本应该在池水里打坐的谢红提、高城、阿秀,这时候正站在江河身边,睁开眼,满是疑惑。

三人不约而同的望向江河

,难以置信,自己明明就是在打坐,怎么又来到了这里。

而且,地上的尸体,明明已经下葬了,怎么还会出现?

还有就是,那个姓徐的老前辈,又到哪里去了?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

没等他们发问,一阵怪笑从前方传来。

那声音,如同厉鬼哀嚎,让人头皮发麻,毛骨悚然。

好似虚空中骤然出现的利刃,让人耳朵一阵疼痛,汗毛倒竖起来。

谢红提和阿秀皆是心头一惊,急忙向四周望去,寻找声音的来源。

高城眉头紧皱,催动体内真元,全神贯注的戒备,提防未知危险。

唯有江河自己,看着前方的山洞,眸光平静。

只见一个体型削瘦的人,低着头走出,一头漆黑的乱发垂落,让人看不清他的面目。

那个声音,好像是从他的身上发出,但是又让人不能确定。

整片区域,无数回音连撞,宛若长江大浪的波涛,涌起十方,让人分不清声音的来处。

“你是谁?”高城皱眉,一脸警惕。

“哈哈哈,想不到,这么多年了,居然还有外人能够破除老夫的幻境,让我用真身来对付你们,这种感觉真是怀念呐”

那声音如同破锣一般嘶哑难听,缓缓抬起头来,阿秀不由惊呼出声。

这个人的面容一片漆黑,恍若烈火焚烧过的尸体,眼睛凸起,脸颊已经干瘪。

更引人注目的,是他那开了一个窟窿的喉咙。

那窟窿有两指粗细,将喉咙贯穿,可以看到他身后的光景。

这只不过是一具外壳,没有一丝生机。

但是他的体内却有着一股奇异的能量波动。

那种能量波动,和徐敬儒的能量波动,近乎相同。

“你,你是徐老前辈?”谢红提诧异道。

“他不是什么徐老前辈,至多是个锁在笼子里的孤魂野鬼罢了。”江河淡淡道。

那种奇异的力量是灵魂之力,只是徐敬儒的这股灵魂之力太强大了,远超常人而已。

至于现在的外表,无非一具躯壳。

于江河来看,和刚刚那个似浩然之气的儒生,并未有多大区别。

“哈哈,想不到你知道的还不少,那帮道门的蠢货,把老夫关在这里,想让成为他们的奴隶,最愚蠢的是,还弄了一群垃圾妖兽看守我。”

“殊不知老夫一招祸水东引,散步出造化圣晶的消息,那帮妖兽就死无葬身之地了,那些魂魄更是全被老夫吸收到一起,实力也更胜往昔!””

“我现在给你们两条路,要么死,要么臣服!”

说完,他停顿了下,实质性的目光扫视江河等人,寒冷彻骨。

“不要妄想逃出去,在老夫面前,就算比你强十倍的人来了,也只是一条狗!”

“之前那些人过来,全部死在老夫手中,你们虽是第一个破开幻境的,但对老夫而言,依旧是一群蝼蚁。”

“你们,可懂?”

说话虽然阴森森,但面容、声音,不是先前那个笑容和煦的徐敬儒,还能是谁?

“他娘的,敢威胁我老大,我先杀了你!”

高城低吼一声,催动体内雄浑真元,拿出一柄大刀,卷起一道呼啸的劲风,对着徐敬儒无情斩落。

“不自量力!”

高城这一刀直奔徐敬儒斩去,就听徐敬儒一声冷哼,如枯柴一般的黑色大手,闪电般伸出,对着高城的长刀抓来。

“当!”长刀击在徐敬儒身上,竟然发出一声清脆的金铁交鸣的声音。

高城手中的单刀一震,一股大力传来,整个人向后倒飞出去,面色微变,这个鬼东西好强!

“哼,跟老夫玩这种把戏,你还差的远呢!”

徐敬儒忽然一动,如同幽灵一般消失,

再次出现的时候,已经到了远处,把高城的后路死死堵住,煞气横生。

“好快!”

高城大惊失色,他很早就感觉徐敬儒有些不对了,现在他更是感到骨子里发寒。

眼前的徐敬儒,给他一种致命的威胁!

原本他想借着老者的力量倒飞出去,好加速逃遁,但是竟然被看穿了。

“阿秀,你认识他吗?”谢红提黛眉微蹙,看向身边的阿秀。

“不认识,以前都没见过,更没听说过。”

阿秀摇了摇头,她也不知道今天到底怎么了,发生了这么多奇怪的事。

低头看着那些尸体,有些是之前和涌入小世界武者交战的妖兽,有些则是逃走的妖兽。

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,除了她以外,这里所有的妖兽,都死了。

“呵呵,虽然这具身躯太过弱小,不过有老夫的灵魂之力驾驭,也不是你这个小小菜鸟能够欺辱的!”

“小子,还是那句话,老夫现在还是给你两条路走,臣服,或者死。”

徐敬儒沙哑的声音,破败不堪的脸,配合他的叫嚣,让人忍俊不禁。

芪斛楂颗粒多少钱一盒
冠心病如何治疗
幼儿口舌生疮
汉森四磨汤适用人群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