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七台河资讯网 > 娱乐

月光江湖传奇小说江山文学网

发布时间:2019-07-13 09:19:08

相濡以沫,不如相忘于江湖。  江湖不是只有打打杀杀,江湖,是少侠们的舞台。  江湖已经平静了十多年了,十多年前的冤案早已程雪,可是,就算天下大白又能如何呢,逝去的人不会再活过来,挥洒再多的血泪也是白费。  “晴,我想报仇。”少年坐在屋檐上,落寞,不甘。  “去吧,”我说,“谁杀了谁已经不重要了,他既然敢将祸水引来,相必已经做好觉悟了。十多年了,沉冤昭雪,并不是终点啊。朝堂现今已经仅仅有条,把战场放到江湖上去吧,去搅一搅江湖的浑水,也不错。”凌轩,你要报仇,我也有仇要报。  跟在凌轩的身后,为他扫除身后的障碍,这些年,这些事,我已经做够了,当年的事,我只错杀过一人,她的遗愿,让凌轩健康长大,我已经做到了,从此,两清了。  “晴,你会帮我的,对吧。我不知道你接近我是什么目的,我只知道,你对我的好,不管我想做什么,你都会帮我,这次,也是一样的吧。”他看向我,期待着我的回答。我能告诉他是他家那些人对不起我家在先?那些事,他好意思听,我都不好意思说。  “不会,接下来的路,你自己走。”我已堕落,苟活了这么些年,权当还清了债吧。我回到了组织,那个名唤魔宫的地方。  “杨晴之,你真的决定了?”宫主是个好人,只因家父顺手为他解过毒,便对我格外照顾。可我终究只是故人之子,他不可能照顾我一辈子,接下来的路,还得我自己走。  “晴之心意已决,还望宫主成全。”我的医术被我用来杀人,已经对不起祖上了,怎敢厚颜靠医术过活。  “凌家为了医神血脉不择手段,是他们对不起杨家在先,更何况当初是那妇人自己冲到你刀下,你也应了她的愿,何必再耿耿于怀!”不是这个原因啊,宫主,我从未后悔那晚的血洗。  “宫主,当年我杀了那叛徒,一点都不后悔,把杀叛徒的罪嫁祸给凌家也不后悔。可惜那叛徒在朝堂上身份不低,凌家险些灭门,是我扭转了乾坤,保下了那些无辜者,我依旧不后悔。可我,为了让凌家那些卑鄙无耻之徒服毒‘自杀’,枉顾杨家祖训……晴之愧对家父,愧对宫主栽培。从此以后,晴之只医家父医过之人,不再写药方,不再用针,晴之当不得宫主重用。”我向宫主跪下,磕了个头,即使这样,我依旧觉得对不起宫主。  我被扶了起来,宫主的眸中是体谅,也是惋惜,“晴之,当初你父亲,可不是顺手给我解的毒啊。”  宫主告诉我,他的毒是杨家那叛徒下的,那个人曾是宫主的手下,送往杨家学医,不曾想,是凌家为了让魔宫和杨家相残。可惜江湖上没人知道,宫主,拜师前是杨家人。  我惊讶地看着宫主,只听宫主说:“我不爱医术,便出门闯荡,后来拜入魔宫,不方便和正派往来,渐渐地也就没人还记得杨家二子了。你夫亲希望你好好活着,我也希望你能继承杨家医术,往后我宫中若是有人中毒了,也好有个信得过的帮忙。”  “二叔?”我试着唤了一声,感觉有些奇怪。  宫主笑着应了,“嗯,晴之,你夫亲现今只是睡着,待他醒来,若是看到你伤了分毫,我这个做二叔的怎么还好意思说是你二叔?你好好在宫里行医就是,和那些个兔崽子们翻天入地的闹腾,没人能欺负了你,这点我还是做得到的。”  二叔是想保护我,可是啊,凌轩可不是吃素的,他总有一天会找上门来,与我拔剑相向。其实魔宫不算邪教,魔宫只是为那些枉死的人报仇罢了,曾有个被师兄陷害带着徒弟逃出来的大侠,求魔宫相助抚养自家小徒长大,话说完就去世了。宫主没忍住,冲过去把那个师兄一剑解决了……那人的徒弟叫子熙,这些天就是他带着我乱跑,我看他就剩宫主院子里不敢随便去了。子熙常常和宫外出了任务回来的前辈们换些消息。他告诉我,江湖上,一个叫凌轩的大侠横空出世,将江湖的水搅了个天翻地覆。  “子熙,你说,杀父仇人是不是必杀无疑?”凌轩的名声在江湖上传得很远,快找上来了吧。  “我是孤儿,我师父就是我父亲,师父拼死将我送来,按道理我的确该给师父报仇,杀了师伯。可是师伯早就被宫主给咔嚓了。我就想吧,如果师伯的那些徒弟来找宫主报仇怎么办?所以啊,我们只要保护好对自己好的人就好,如果保护不了,大不了以命换命就是。可是,如果那个自己想保护的人做了坏事,连我们自己都不能原谅,那就让他改,让他道歉,只要他好好的什么都好。如果死不悔改的话,那就是命了,被人找上门,被人打杀也怪不到别人身上去。若是真有那么回事,问心无愧便是。”这些话不像是子熙能理解的,想必是二叔教导的吧。  后来,我收到一封信,是凌轩写来的。  他说,他的仇已经报了,没什么比照顾仇人的儿子好好长大更让人心塞的事了。他说他一直都知道,他也知道我没想瞒他,他还说,他知道我一直在等他来杀我,但是他就是不来,他要我一直念着想着。他说,“晴,我们是兄弟,当初的事我知道好些,你杀了凌家家主我丝毫不介意,他从未把我当他的儿子,我本来也不是他的儿子。母亲怕我不被杨家承认,以死相逼,让你照顾我长大,我很抱歉,让你背负这么痛苦的事。从此,都两清了。若是我想家了,我会去找你,毕竟,恩怨可以两清,我们之间的情谊,却永远不会。到时候,告诉我你真正的名字吧。”  所以,还得照顾他啊。  远处,有交谈声传来。  “你儿子太能纠结了。”  “还不是你教出来的。从一开始你就该告诉他你是他二叔。”  “我哪敢啊!老爹把我逐出家门了,我还敢姓杨?”  “原来还有你不敢的事?”  “话又说回来,你都醒了怎么不去看看你家儿子?”  “还不是被你教的,就怕他一个不留意,说愧对杨家祖训,嗝屁了去。”  “啧啧,那你那个便宜儿子咋办?”  “阿轩啊,难道你不知道他是你亲儿子?”  “怎么可能!”  “香梅没死,怀了你的儿子,被凌家抢了去。所以说,如果不是你儿子被凌家抢了去,凌家也不会知道咱家的特殊血脉。”  “香梅她?”  “不是你侄子杀的,那个妇人是凌家安排照顾阿轩的,香梅身子弱,刚生完孩子就走了。”  我想了想,还是不去打扰父亲和二叔了,家里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就让他们兄弟两自己理去吧。  我,或许得给凌轩回个信。 共 232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

男人阳痿怎么治疗
黑龙江好的研究院治男科
云南治癫痫病医院哪好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